冰雪

永不褪色的骷髅旗 第六百零四章慷慨的庄园主

2020-01-16 19:1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不褪色的骷髅旗 第六百零四章慷慨的庄园主

第六百零四章慷慨的庄园主(第1/1页)

“米拉姐姐,好久不见。”

安迪倒是没有多想,笑着对米拉打了一声招呼。

米拉现在看起来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她身上没有了那种风尘气息,没有了疲惫,没有了勉强,反而充满了阳光和生活的气息,看起来也更加自信,更加漂亮了。

“嗯,好久没见了。”

米拉见安迪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也放心了下来,露出了笑容。

她还是很感激安迪的,如果没有他,她不知道还要被那个黑心的老板剥削多久,不知道多久才能买下一个小庄园。

可以说,她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安迪送给她的。

艾玛狐疑的目光在安迪和米拉之间来回转移着,她总想看看,安迪和她姐姐之间是不是真的发生过什么。

“你是专门来送艾玛回家的么?要进来坐坐吗?”

米拉让开了门口,向安迪问道,她还以为安迪是送艾玛回来的,马上就要离开。

“不,我们是来找你的,艾玛说你见不到她,会担心的。”

安迪四处看了看,庄园并不是很大,里面也没有女仆和奴隶,整个庄园只有米拉和艾玛,还有两只奶牛和十几只母鸡,如果安迪没有听错,似乎仓库那边还养了两只狗。

“那你们还要去哪里?”

米拉沉默了一下,看了一眼艾玛,严重有些欣慰。

“去小镇的布玛酒馆,一起么?我可以请你们喝一杯。”

安迪看向米拉,脸上挂着真挚的笑容。

米拉看了看安迪,又看了一眼艾玛,最后露出了笑容,她把手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有些欢快的道。

“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喝过朗姆酒了,今天你这个大船长请客,我要多喝一点才行,艾玛,我们去换衣服。”

米拉拉着艾玛最近了屋子,然后微微关门,只露出一个脑袋。

“小鬼,可别偷看哦!”

嘭!

木门被关上,安迪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米拉的性格,还是和当初差不多的。

两人虽然说是换衣服,但是其实只是换了套干净一些的裙子,样式和之前穿的裙子也差不了多少。

艾玛和以前相比也变了很多,她本来留着男孩的头发,现在也变成了到下巴的短发,而且罕见的穿起了裙子,身材虽然比不上米拉,但是别有一番感觉。

自从搬到庄园以后,米拉就没有穿过那种特别暴露的薄纱衣服了,但是飞鹰帝国女人传统的衣服也都是低胸的,两人刚刚走出来还有些害羞,不过米拉明显要比艾玛好一些。

“我们走吧。”

米拉和艾玛走出了屋子,将木门锁了起来,虽然一般不会有小偷光顾这里,但是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米拉以前在维京港里也算有些名气,认识许多人,而且她也属于最底层的那些人之一,维京港的小偷们都认识她,不会对她下手。

至于海盗,维京港附近的庄园已经很久没被海盗抢劫过了,他们宁愿抢劫其他海盗,也不会对庄园主动手,那样的话,商人们人人自危,海盗们也就失去了收入来源。

况且维京港内还流传着一个传说,这个小庄园真正的主人,是亡灵船长安迪……

三人在半路上搭了一辆进城的马车,马车的主人叫切格里夫,是米拉庄园附近的一座大庄园的主人,他需要去维京港小镇里找几名商人谈声音,至于为什么是晚上……

好吧,你的承认,在一座海盗港里,无论是海盗还是商人,夜晚都是他们最兴奋的时候。

切格里夫认识米拉和艾玛,对她们两个也很有好感,所以在看到她们时,他没有多想就对两人发出了邀请,然而在这时,他才发现站在两人身旁的安迪。

切格里夫从没见到过米拉和艾玛和哪个男人如此亲密,不过他隐隐听说过关于这两个女人的传言,虽然他并不相信,但是……

听说那名叫做安迪的船长,就是一位东方人!

而且这个男人,似乎也穿着一身海盗的破烂衣服,他的身上有着一身淡淡的腥气,和海洋的味道一样,只有长时间飘在海上的人,身上才会有这种味道。

所以这一路上,这个心疑的男人一直在暗中打量着安迪,却又害怕引起安迪的不满,所以只能偷偷摸摸的进行。

“先生,请问有什么问题么?”

安迪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不认识他的人,一定会以为他是一个有着良好修养,接受过贵族教育的优雅的上等人。

不会有人相信,这是一个粗鲁的海盗。

“不,不,当然没什么。”

切格里夫的心都悬了起来,他摇了摇头,摘下了自己挂着羽毛的帽子,他的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哦,那就好,很感谢你的帮助,事实上,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像你这样慷慨大方,乐于助人的贵族了。”

安迪对着切格里夫点了点头,目光落向了马车外。

切格里夫尴尬的笑了笑,他感觉米拉和艾玛都在忍着笑意,不过出于礼貌,并没有笑出来。

车厢里沉默了一会儿。

“您……您是安迪船长,对么?”

切格里夫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氛围,开口问道。

“哦?你听过我的名字?”

安迪有些意外,他本来以为这个慷慨的庄园主人是因为自己这一身海盗服而感到恐惧,没想到他竟然认识自己?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

连一个庄园主都认识他了?

“听说过您的名字,您是个强大的东方海盗,又和她们两个关系如此亲近,整个维京港里,也只有您了,这很好辨别。”

切格里夫解释道,得知了安迪的身份后,他反而松了一口气,自己从没有得罪过他,也没有得罪过他的女人,他应该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很快,疾驰的马车就来到了小镇的门口。

在切格里夫真诚真挚以及真心的笑容下,安迪和米拉以及艾玛下了车,切格里夫长舒了一口气,催促着车夫离开了这里。

在马车走远后,艾玛再也忍不住,捂着嘴大笑了起来。

搜狗阅读址:

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榆林市北方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青岛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张家口看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