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三界魂行 第0306章 先讲法律,黑暗锁链

2020-01-16 21:02: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界魂行 第0306章 先讲法律,黑暗锁链

看着急速抓来的手掌,云升游龙身法迅速的展开,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远处。<-.

云升手掌一伸,説道:“不要急着动手,你叫什么名字?本公子手下不死无名之辈,你要是没有和我动手的资格,我还懒得陪你玩呢。”

“哼!”

那红毛鬼收回手掌,冷哼一声之后説道:“我还是拿你们的话説吧,本座埃文斯亲王,你可以放心的去死了不?”

下一刻,云升的脑海里响起柳如媚的话音:“此人可能jiushi黑暗议会的议长,公子要小心些。”

“哦!”云升这一声既是回应了柳如媚,也同时回应了埃文斯。

他斜眼看向埃文斯,以异常肯定的语气説道:“作为黑暗议会的议长,你难道不知道非法进入他国境内是违反国际法的,同时也是很不礼貌的吗?”

“什么法?”

他没有注意到云升话里对他的称呼,他只觉得云升在这里和他讲国际法实在有些好笑。

“不知道是吧?看来,您作为黑暗议会的老大,连什么是国际法都不知道,你还是先huiqu学习学习了再来吧。我给你个huiqu的机会。”云升一脸调侃的微笑着説道。

那人是看不出云升的深浅,不要説他,在地球上,能一眼看出云升深浅的人怕是难找了吧。

但他可以从相貌来估计云升的年纪吧,年纪越小,即使你有逆天的机缘,没多少时间来壮大自己,那也等于零啊。

从和云升説话开始,他就在注意着云升。他可以quèding,云升的年纪不大。

你既然年纪不大,那你装深沉又有什么用呢?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那还不是如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吗?

心里有了决定的埃文斯阴测测的説道:“小子,看来你是不想活了,居然敢跟本座这样説话。看我‘黑暗锁链’。”

説着话的同时,yizhèn激烈的破空声凭空在云升的身前不远处响起。

紧接着,一道黑影闪现在云升的眼里,这道黑影正笔直地对着云升的前胸撞来。

根据从那红衣大主教处得到的消息,他们光明议会的洁白光芒可以净化世间一切邪恶、黑暗、血腥、罪孽等等。

而黑暗议会的的黑色光芒,你可以説它吞噬了一切,也可以説它消融了一切,一句话,jiushi很厉害。

zhègè黑暗锁链好像是只有议长才会的高级功法吧。

云升的神念紧紧的锁定那疾掠而来的黑影。在神念里,云升看清了这东西的本来面目。

它jiushi一条黑色的大铁链样儿的东西,现在看来是硬硬的,直直的,估计它是可以拐弯的,可以像铁链一样捆缚的吧。

要不然怎么会叫黑暗锁链呢?

随着那锁链的靠近,一种很阴很寒的感觉在云升的心里浮现。

不能等了,黑暗始终和光明是对立的。

下一刻。‘离火南明万里焦’,云升右手剑指轻轻的前diǎn。

五道散发着炎热气息的淡红色剑气呼啸着撞向那条黑影。

呛一声金铁交鸣的大响之后。交手的双方各自都是身体一震,然后又各自站稳。

在剑气和黑暗锁链交击的地方,一道道水波样的涟漪荡漾着向四周扩散开去,渐远渐隐。

那黑暗锁链jingguo短暂的停顿之后,再次撞向云升的前胸。

只是他的凝实程度已经被大大的削弱了,这从那埃文斯眼里的凝重可以看出来。

云升也很郁闷。仅凭元气凝结的剑气很容易的就被对手击溃了。

他还是很想念以实体龙魄剑击溃光明之杖那大快人心的一刻的。

“云升小心!”远处崔钧垣在大喊。

“大哥小心!”“公子小心!”杂七杂八的喊声交织在一起。

他哪里有心思来理会这些呢?

他现在思考的是,世间万般,再怎么説也逃不脱五行之数。

只要它还在五行之内,那就难不住他那强悍的抗打实力。

想到这里心一横,神龙鼎likè隐在体内。他的胸膛就迎向了那急速掠来的黑暗锁链。

云升的眼睛很平静的盯着埃文斯那明显带有残忍之色的眼神,他的神念却是集中在那黑暗锁链上。

下一刻,黑暗锁链不偏不倚的撞在云升的胸膛上。

“嗡”

一声大响之后,云升的胸前yizhèn黑影飘飞,这是黑暗锁链化作了能量飘散在kongqi里了。

云升缓缓的一步步的后退,每退一步,都会有一个深深的脚印留下。

同时,整个小岛也会yizhèn颤抖。

埃文斯在原地眯着眼看着不住倒退的云升,也没有采取什么动作。

他深深的相信自己的实力,他相信,只要被他的黑暗锁链正面击中,那无论任何人,都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他却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怪胎,一个在隐仙门的历史上仅次于创建者闪灭的绝世怪胎。

随着缓缓的退步,他也在全力以赴的duifu着那侵入体内的黑暗力量。

它们在进入云升的体内以后,likè就要分头乱闯,好像有人在控制一样,灵性十足。

他的心里也是yizhèn紧张,要是失控了让它们在体内乱闯,随意破坏的话,那后果将是难以想象的。

云升迅速调动体内磅礴的先天元气,将他们分割包围,同时通过元气的迅猛运转,将这些惹祸精带向丹田。

它们一进入丹田,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大敌一样,它们进行了迅猛的挣扎。

可挣扎是徒劳的,在一瞬间之后,有如是凭空而现的淡紫色电芒,迅猛的就包裹住了还在拼命挣扎的黑暗力量。

在紫色电芒的扫荡下,它们散出yizhèn阵黑烟之后,就成了澄澈透明的一团东西,也不再挣扎,乖乖的被丹田里那二十五个小水珠给吸收了。

那些依然飘荡在丹田里的黑雾,被下一刻喷涌而出的烈火给迅速的消灭了。

也jiushi在云升退出去这几步的时间里,那些入体的黑暗力量被云升迅速的炼化掉了。

他那盯着埃文斯的眼睛依然有神,没有埃文斯所希望的痛苦、失神等负面biǎoxiàn。

云升的脸上也很快的就露出了微笑,同时开口説道:“我还是那句话,就你这么diǎn实力,想要来这里撒野还差了diǎn。我还是可以放你huiqu,等你搬来救兵,我一并灭之。”

话説到后来,云升的脸上不再有微笑,满是寒冰的脸色看得埃文斯一愣一愣的。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实力开始有了怀疑:‘我真有我认为的那么强吗?’未完待续……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的地址
北京军海医院田士英
亳州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呼和浩特治疗男科医院
三亚治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