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篡天 第十四章 信服

2019-10-13 00:25: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第十四章 信服

书房内,夏侯宇龙拿来纸笔,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一些药材等物。

夏侯彰看到自己儿子的字迹,更是吃惊不已,只见夏侯宇龙写出来了字个个美妙无比,俊气无比,又透漏着强大的剑意,令人心神为之所动。

夏侯韬也暗自惊叹自己侄儿书法的功底深厚。

须臾,夏侯宇龙缓缓收笔,将自己写材料的那张纸郑重的交给自己爹,对自己爹説道:“爹,这便是孩儿施法所需要的材料了,虽然有些材料有些偏门,但想来明州城定会有。

爹即刻便可差人去将这些东西寻来,孩儿也可尽快施法。”

夏侯彰接过纸张,与夏侯韬凑着看了起来,只见那纸上写着:蜘蛛粪便三钱,毒蜘蛛毒液一份,螳螂翅一对,葵香草,三叶草,野菜花,丁香以及一些石料如赤金石,碎玉等等。

两人也看不明白夏侯宇龙到底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夏侯宇龙却是一副“早知道你们看不明白”的表情,对着爹和二叔高深莫测的笑道:“爹,二叔,快去取材料吧,孩儿还要施法那。”

夏侯彰反应过来,脸色有些尴尬,却是雷历风行,立即走了出去,吩咐人去这般材料。

夏侯宇龙见自己父亲走后,复又看向自己二叔,説道:“二叔,你这里可有一些关于五灵之术的书籍,拿给侄儿看看,可以吗?”

夏侯韬又是一脸笑意,説道:“既然侄儿喜欢,那二叔也不会私藏。”

説完,走进书架,取来几本书给夏侯宇龙。

夏侯宇龙接过书,却是一脸认真的翻看了起来,适合蹦出几句自己不懂的字句,让夏侯韬解惑。

只是那翻书的速度,让夏侯韬惊叹不已。

夏侯韬也是惊奇不已,却是耐心给他解释。

而宇龙却是一diǎn就透,时不时説出自己的理解,“原来,这雷灵术召唤天雷就是用自己的心神沟通天地的雷灵之力,为自己所用,而这手印配合灵力使用,却是关键,我明白了!

原来,还可以这么运用灵力和心神。”

不久,几本书就这么被夏侯宇龙看完了。

夏侯宇龙却是将这几本书的内容全部看完了,也全部记下来了。

夏侯韬却是惊道:“宇龙,你……你全部掌握了?!”

夏侯宇龙却是觉得没什么,diǎn了diǎn头,随即将刚才掌握的几道最复杂的手印演练了出来,看得夏侯韬震惊不已。

夏侯韬怎么也想不到,平时夏侯宇龙看这些书时都是一知半解,要掌握一道法术怎么也要花好几天或是数十天来理解,演练无数遍才能掌握。

却不想,这短短一会儿,他不仅连看几本书,而且还完全融会贯通,这可是……妖孽般的记忆和领悟能力啊!

夏侯韬又想到自己侄儿身上的奇遇,想到侄儿説自己灵智已经全开,顿时信了,也渐渐释怀了。

只见他呵呵抚须笑道:“呵呵,侄儿这般领悟能力却是令我这个叔叔惊叹和惭愧啊!”

説得夏侯宇龙一阵不好意思,只知道挠头傻笑。

呵呵,夏侯宇龙此时早已今非昔比了,不説其他,就他那有着大罗金仙层次的神魂,神识刻下这几本书的内容,那还不是跟玩一样简单。

接着夏侯宇龙道:“二叔,还有其他的书吗?”

夏侯韬惊讶道:“你还要看?!”

此时夏侯韬也怀疑夏侯宇龙是不是妖孽了,怎么这般高的领悟和掌握能力,连消化都不要。

夏侯宇龙不好意思的diǎn了diǎn头。

夏侯韬见侄儿diǎn头,顿时不説什么了,期待地又去拿了几本书。

此时正值正午,两人就这么在书房中窝着,夏侯宇龙不是发问和翻书,夏侯韬不时解答和拿书给夏侯宇龙,一下午就在这一问一答之中度过。

黄昏,太阳缓缓落下之际。

夏侯彰终于将材料都收集完,带着一名忠心的弟子,拿上材料,到书房来找夏侯宇龙和二弟。

此时,书房内,夏侯韬双手缓缓揉着太阳穴,苦笑不已。

他早已被夏侯宇龙妖孽般的表现搞得麻木了,一下午就这么不断为夏侯宇龙解答问题。

经过了一天的思考,夏侯韬也是头疼不已。

他可是刚经过密道中的密议,还没休息一下,又被宇龙拉着讲解书中的问题,更要应付夏侯宇龙的一些奇思妙想,现在夏侯韬也觉得有些支持不住了。

他的动作也将夏侯宇龙惊醒过来,夏侯宇龙忙问道:“二叔,你没事吧?”

随即宇龙将桌上的茶水递给二叔,一脸自责的説道:“二叔且喝杯茶歇息歇息,都怪侄儿贪心,这才将二叔你累成这样。

二叔,对不起,侄儿错了,侄儿以后不敢了。”

説完,竟是跪了下来。

夏侯韬却是听了这话老怀大慰,又看到宇龙下跪,脸上出现了动容,顿时扶着宇龙轻笑着説道:“呵呵,好侄儿,你不必如此自责,二叔还没有那般不堪,侄儿你如此好学,又有如此的领悟能力,二叔欣慰还来不及啊!

怎会怪罪侄儿你,侄儿切莫如此説,以后只要侄儿你想学,二叔定会尽心将二叔所知的告知于你!

呵呵,好侄儿,且快快起来罢!”

夏侯韬边説着边将夏侯宇龙扶起,心下不断感叹自己侄儿的懂事和优秀,更是一脸的欣慰。

这些话却是被当下赶来的夏侯彰听见了,夏侯彰也为自己儿子的表现震惊和动容。

见下跪的儿子被扶起,听自己儿子告罪的话语,还有些怒气的他,一听到自己二弟的欣慰和欣喜的话语,他便知道,自己误会了儿子。

夏侯彰收回愤怒的神色,却是开怀的笑道:“二弟,何事如此高兴啊!”

接着又是佯怒道:“哼,逆子,是不是你又惹祸了!

看为父不教训你!”

只是这话怎么听怎么有些变味,倒不像是责怪,而像是欣慰的赞赏。

“呵呵,二哥啊,你这番却是错怪宇龙了……”

夏侯宇龙也知道父亲是在打趣自己,一脸不好意思。

他何时经受过这般亲情,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少有的出现了尴尬。

夏侯宇龙只是红着脸低着头,此时,倒有xiǎo孩子的样子。

接着,夏侯韬将方才发生的事情详细告知夏侯彰。

夏侯彰听了首先是无比的震惊,这还是自己儿子吗?!

夏侯彰心中更是对夏侯宇龙是不是自己儿子这个问题,深表怀疑,一脸古怪的看着夏侯宇龙。

夏侯宇龙更是尴尬,心中还有些恶寒,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夏侯彰听到这一下午就看了接近一百本书,而且全部记得,全部领悟,又听到夏侯韬夸自己儿子的孝顺,又是震惊,更是喜不自禁,大笑不已。

“哈哈哈,不愧是我夏侯家的麒麟儿啊,好!好!好!

宇龙,过来……为父给你赔不是了。”

夏侯宇龙听自己父亲叫自己过来,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却还是听话的到了父亲面前,却见自己父亲向自己行了一礼赔罪,顿时惊道:“爹,这万万不可啊,您这不是折煞孩儿吗?!

爹,以后切不可在如此啦!

我是你儿子,哪有爹向儿子行礼的道理啊!”

边説着边上前阻止自己的父亲对自己行礼。

这番言语和表现,看得夏侯彰和夏侯韬眼里,更是让二人欣慰和赞叹。

二人也了然了,如此麒麟儿,真乃夏侯家天大的福气啊!

两人早在密道中,对夏侯宇龙的看法有了一个全心的认识,不再简简单单的将他视作孩童,而是开始将他视为成熟男子这一高度看待。

现在,又见夏侯宇龙这般出色、得体、孝顺的表现,二人心里顿时是,比狗熊偷吃了蜂蜜,又没有被蜜蜂蛰到,还要高兴。

两人早已是激动的身躯颤抖,老怀大慰啊!

夏侯彰只是一个劲的説好,那激动劲,都以为羊癫疯发作了那!

夏侯韬却是不断抚着长须,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激动,险些将长须拽断了,却也是抓下几根长髯,暗自皱眉不已。

夏侯宇龙对自己爹和二叔对自己流露出的欣喜欣慰之情,差diǎn给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击晕过去。

夏侯宇龙渐渐清醒过来,压下内心的感动,对着自己的父亲问道:“爹,可是材料都做准备好了?”

夏侯彰和夏侯韬这才清醒过来,知道正事要紧。

夏侯彰马上要将呆在门外拿着材料的几名弟子唤进来,却被宇龙制止道:“爹别急,我们还是去后山找个隐秘一diǎn的地方,对了,爹,这些弟子的忠诚如何?”

夏侯彰听这话,立马止住了要唤弟子的冲动。

两人暗自diǎn头,心中暗道自己的孩儿、侄儿真是思虑周详,稳重而不惊,隐有智者风度。

夏侯彰顿时説道:“宇儿放心,这些都是经过为父精心挑选的弟子,忠诚上毫无问题,我们这就去后山吧。”

夏侯韬也是缓缓diǎn头,一脸认同的道:“宇龙啊,二叔可是对你的易容术十分期待那!”

见二叔和爹这般,夏侯宇龙心下感慨不已,暗自叹道自己这番重生,真是幸运无比。

夏侯宇龙听爹和二叔这般説,也知道正事要紧,对着父亲和二叔説道:“那爹,二叔,我们这就去后山吧,此番还要好好布置一番!”

接着夏侯宇龙又将要注意的地方説与二人听。

商议完后,三人一前两后离开书房,带着众弟子到后山去,夏侯彰顺便叫上一位弟子,吩咐夏侯家戒严。

不久,整个夏侯家上下一片沉重的气氛

,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夏侯家有什么大敌来临。

夏侯彰和夏侯韬,俨然已经有了,以夏侯宇龙为主心骨的势头。

夏侯彰也开始信服自己儿子了。

梧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东莞治疗早泄医院
莱芜治疗白癜风医院
梧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东莞好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