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13岁女孩蜷缩公园长椅称不堪父亲打骂离家

2019-12-07 09:58: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3岁女孩蜷缩公园长椅 称不堪父亲打骂离家寻母_社会法制

编者按: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深秋,两个孩子的眼神,让人揪心。她,满眼渴望,反复念着一句“妈妈我要找到你,无论你在那儿!”;他,睁着大大的眼睛,或许在等那世间最温暖的注视。两个孩子,两种眼神,一个愿望:找回最亲的亲人,感受那份最幸福的爱。昨日凌晨斯大林公园13岁女孩蜷缩长椅上 女孩自称不堪酗酒父亲的打骂已4次从绥化来哈寻母 尚志派出所帮其寻亲 如有消息请拨小子怡侧身站在哈市尚志派出所一扇门前,时而透过玻璃望着窗外,时而低着头用手抠着她发旧外套的一角。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来哈尔滨寻找自己的母亲了。子怡只记得妈妈的名字叫王燕,没有,没有家庭住址,没有任何联系方式,甚至不知道自己妈妈长什么样子。走在哈尔滨的大街上,她逢人就问:“你认识王燕吗?”“妈妈我要找到你,无论你在那儿!”这是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孩子没有流泪,而是流露出超出年龄的坚定和成熟。事件回放凌晨时分 江畔长椅上13岁女孩蜷缩着4日凌晨,一名60多岁的路人骑电动车经过斯大林公园时,路灯下隐约发现一个孩子正蜷缩在江畔的长椅上。老人上前查看,孩子只穿了一件薄外套,冻得瑟瑟发抖。老人在与孩子交谈中得知,孩子的名字叫子怡,家住在绥化市张维屯,前一天下午坐了两个小时火车来到哈尔滨,坐公交随便找了个地方下来,累了困了……走到斯大林公园的长椅上打个盹。在攀谈当中,孩子一直念着“找妈妈”。老人骑着电动车把子怡送到尚志派出所。尚志派出所吕宏波所长介绍说:“老人把孩子送来时是在今早凌晨,孩子说不清自己母亲的住所、联系方式,看天太晚了,我们给孩子弄了口吃的,把他送到一个旅店,托老板娘照顾了一个晚上。我们白天又给孩子换了一套衣服,让户籍民警王皎带着她。”左臂腿部三处烫伤 13年来父亲酒醉后便拳脚相加在交谈中,小子怡告诉,父亲好喝酒,而且爱耍钱,每次赌博赢了就会用赢的钱买酒,喝醉后就对子怡打骂。若是输了,回家后更是对她一顿毒打。小子怡说,听奶奶说,在她五岁时,母亲因为受不了父亲酒后的暴力行为与其父亲离婚,撇下她一个人回了娘家。子怡只是从奶奶的口中知道母亲的名字,知道母亲是五常人,去了哈尔滨,其他便一无所知,甚至不记得母亲的样子。也是从5岁那年开始,子怡就开始学着给父亲做饭、收拾屋子、烧火炕。去年夏天,唯一会护着她的奶奶也去世了,这之后父亲对她的打骂更甚了。说话间,她无意撸起左臂的袖子,左臂上有一个烟头的烫痕,之后又马上拽下袖子,抱紧双臂,沉默了很久。后来,据子怡讲,像这样的烫伤腿上还有两处。对话子怡“我想认字 认字多了也许能找到妈妈”“每次寻找妈妈失败被送回,爸爸都会对我大发脾气,就是有外人在,也会给我几巴掌。”顿了顿,子怡接着说:“我特别怕他,怕他打我、骂我。怕他喝酒,更怕他耍钱输了。”“前几次钱花没了你是怎么回去的?”问道。“之前都是被送到遣送站,然后由遣送站送回我家。”子怡低着头。“那你想上学吗?”“想,我想认字,认字多了也许能找到我妈!”“那这次如果再找不到妈妈,你有什么打算?”“我爸说他不要我了,如果我找不到妈妈就把我送到孤儿院。”子怡再次低下了头。“妈妈我要找到你,无论你在那儿!你们能帮我找吗?”采访即将结束,子怡用渴望的眼神望着。帮忙寻亲认识“王燕” 请拨据尚志派出所吕所长告诉:“目前,我们已经和绥化张维屯的民警联系,确认子怡确实是他们辖区内的居民,其父亲是一个‘酒魔子’,平时只顾喝酒,对孩子不管不问。甚至目前孩子都没有上户口,对于其母亲的情况,因为时隔多年,孩子没有印象,民警这方面也没有音讯。”目前孩子只知道母亲是五常人,可能现在就居住在哈尔滨,如果您认识一位名叫王燕的女士,请与尚志派出所取得联系,联系:。这样的烫伤,她的腿上还有两处。穿上厚外套,她觉得暖和多了。常常久久望着窗外,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妈妈”。前后四次来哈找妈妈 晚上住火车站 饿的不行才买吃的安抚着子怡,子怡告诉,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来哈尔滨了,之前三次都是步行七八里路走到绥化火车站,偷用父亲的身份证买张火车票,然后趁着人多混上车。到了哈尔滨,晚上困了就睡在火车站前的长椅上,因为带的钱不多,只有自己饿的不行才勉强买点吃的充饥。白天逢人就问:“你认识王燕吗?”就这样在哈尔滨的大街上漫无目的询问着自己母亲的消息。这次她是在自家的被子下面发现了两百块钱,便偷偷拿着这些钱,踏上了来哈尔滨寻母的火车。 □文/摄 任绪

民间笑话
手机行情
怀孕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