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立鼎苍穹 第二十六章 淙流

2019-12-04 15:21: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立鼎苍穹 第二十六章 淙流

于姓男子一番话,引起场下诸人热议。

“你猜于梦龙用了几成实力?”

“至少六成!!”

“我看八成!”

...

众人纷纷猜测,虽然于梦龙并未同施展火凤之翅的林羽交手,但是,他也并未承认自己不如林羽...

那么,一方面,说明了林羽本身实力的不俗,另外一方面,也让得场下众人心下衡量自己与林羽的实力的悬殊,毕竟,于梦龙只是自己兽源碰到林羽此类难以施展,但是,如果换一种兽源种类的话,同样的实力下,那自然就不太好说了。

“我来吧!”

一道洪亮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议论之声也随即渐歇,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走出来的是一位清瘦的男子,如果不是看他走向林羽,刚刚的洪亮之声,难以想出是出自他口中。

“淙流,请!”

男子伸出白皙的右手,一头乌黑的头发也随之慢慢的变得清亮了起来。

水潭雾气弥漫,在这一刻,一缕缕清冷之气却缓缓的从潭中窜来,众人屏神而立,不过突然的却感觉自己周围生出一股水汽。

气氛诡异之极。

“这人是...”

孔彤望着淙流,眉头深锁,对于这位拥有水嫩轻滑长发的男子,他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同样的诡异,林羽自然也察觉到了,不过,此刻毕竟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望了一眼对面的淙流,林羽脸色变得有些严肃,背后的火凤之翅威压毫无保留的开启。

一股燥热的气息,仿佛压在人的心头,磅礴无杂,突然出现在人心间。

“淙淙....”

一阵清晰的水流声响彻在人耳间,淙流摔先出手,只见他站立之处,空气如水纹般轻轻的一阵波动,刹那只见,淙流便好似瞬移而出,出现在了林羽的背后。

“怎么可能!!”

在场众人纷纷大惊出声。

此刻的林羽虽然全神贯注,可是太过诡异的淙流在这一刻,却让得他失焦半秒。

“心冷自磅礴!”

站在林羽后面的淙流,头发飘扬,如同一汪东流的清水,冷人心魂,周遭混乱的热气蓦然随着飘飞的发丝溜走,下一刻,转瞬之间,一股澎湃的水流声轰响耳际。

“轰!”

如白雪千丈,林羽被淙流的发丝重重一甩,波涛再聚,林羽如飘飞浮萍,身不能动,鼻不能吸。寒潭一水柱上溅,林羽的脖子被发丝紧紧缠绕,上溅的水滴打在脸上,令林羽猛的一颤。

“治愈!”

“强化!”

两大伴生源技纷纷使出,林羽周身血红色的火焰猛的串出,胸口被甩击处的疼痛感顿时也减轻了许多。

凝空而展的翅膀火焰浮动,林羽双眼望着站在寒潭中间的淙流,背后双翅微合,一个拳头大小的红球也顺着发丝而去。

“嗤嗤”“嗤嗤”...

冷然交替的声音不断响起,紧紧缠绕林羽的发丝也瞬间缩回。

“心热自凄切!”

淙流在水上后退了几步,脸色也稍微有些白冷,可随着他的身影在寒潭滑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抽泣声也在空中响起,在这种抽泣声下,火焰的温度并未减少,可是其中的一股磅礴威压却消失无痕。

恍若大笑时穿插的悲凉遭遇,情怀骤然转冷。

这种凄凄的流水声让得林羽心感微冷,特别是转眼巡视潭水面之时,只见不时的涟漪在水面而起,却找不到淙流的人影,这让他更加的警惕。

林羽全力催发着自己的兽源空间,火凤之翅上面山河隐现,一条条杂乱的火纹也在他周围不断的闪现,瞬间,林羽脸色微红,口中微微喃一声之后,一座血红的宫殿却突然的从天而降。

“火神之殿!”

林羽深深的喘了一口粗气,等待着涟漪到达自己下方之时,火神之殿猛的砸了下去。

“嗤嗤“

”嗤嗤“.......

烟雾不断的从寒潭中升起,火神之殿中殿基血红,四周风声呼啸,淙流人影在潭面上不断游走,忽然,一股赤热的气息猛的压向了他,如千钧重压,淙流咬牙挺住,在他眼前,几缕细小的幽绿色水丝悄然向林羽脑后而去。

“流水无情!”

淙流顶住重压,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顺着微荡的涟漪,淙流滑飞而出。

“嗤!”

火神之殿再次下降了些,淙流口中再喷出一口鲜血,可尽管如此,可是,淙流却眼露精芒,顺着凄凄的几道水丝逆袭而上。

“来吧!”

淙流大喝一声,口中鲜血不断的溢出,伴随着水丝上的雾气,淙流在半空的身体轰然解体,化作了无数水珠,纷纷朝着林羽而去。

如细雨缠绵凄切,此刻的林羽仿佛置身于一片哭声之中,尽管他在尽力的维持着火神之殿,可是,周身的雨声让得他摇摇欲坠。

“啊!”

林羽心中呐喊,心神全力催发。

“都给我停下来!”

林羽背后的凤焰再次高涨,一道道火刃不断的从他翅膀飘出,雨声再这一刻也开始时断时续。

“流云凤焰球!”

仿若积蓄了许久,火球一出场便夹带“嗤嗤”的尖锐破空声,雨声在这一刻也彻底的停歇,留在人耳的只是不断的破空声。

“嗤”“嗤”“嗤”...

无数声破空声音响起。

在场的修士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皆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些。

“淙流他败了!”

尽管声势浩大,可是这道声音还是清晰的在在场的修士耳中响起。有人震惊,有人却根本不认同这话,因为…

“看,三道水丝!”

一名修士大呼出声。

一语提醒众人,只见三道水分别从三个方向射向林羽脑袋。离林羽的脑袋一厘米。

众人惊呼,毫无疑问,下一瞬间,林羽定然会被水丝击中!

“完了!”

“等会几个准备出手!”

“等他们一乱,我们就上去!”

……

寒潭周围修士纷纷算计,可是下一刻…

“蓬!”

一团水雾轻轻的破碎,三道水丝也悄然消逝,化作烟,片刻便无际。

下方修士鸦雀无声,输了?

只需半秒的坚持,林羽必将落败。

可胜负转瞬,也由不得重来。

“砰!”

安静的天空募的划过一丝轻响,一道人影从林羽耳侧坠落。

“淙流!”

一道人影从人群踏空而去,在半空中,接住了淙流。

男子轻轻的摇晃了几下淙流,见其并未清醒,憋了一眼林羽,随即转身离去。

“咳,咳…”

见淙流离去,林羽脸色顿时也变的苍白,一边扶着树干,轻咳出了一滩血迹。

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可是持续片刻后,突然的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接下来,就由我来吧!”

一个年莫二十来岁的青年从人群中站出,脸上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

“呵,待宰的羔羊,我也来!”

另外一人随即附和道。

“是啊!是啊”…

人声沸沸,林羽此刻的弱势,让得这些修士再无忌惮,纷纷想捡个便宜。

孔彤脸色阴沉,这个提议是由他提出,可是现在局面到了这样子,也不由得他控制。

众人争吵不休,此刻隐藏在草丛中修士却把目光死死的放在了林羽身上,防止他乘机而逃

“天明哥,你注意到那林羽的手没有?”

草丛当中,一位相貌清秀的女子细声的对着身旁一人说道。

“怎么,幺妹!”另外一男子疑惑问道。

“眼神微闪,逃相已生!”

天明似乎早已看出,轻轻的说出了口,也算为大条的老三解惑:“这或许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微微的思衬之后,天明又突然无厘头的加了一句。

首大医院李五一
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贵州去哪里治癫痫
南宁癫痫病到哪医院看的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