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寧肯靠著珍藏的記憶寫作我是寂寞寫作者

2019-11-08 23:4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宁肯:靠着珍藏的记忆写作,我是寂寞写作者

1984年,25岁的援藏教师宁肯怀着文学的梦想踏入西藏28名援藏教师分成了两队,一队留在城里,一队分到郊区大多数人向往城市的繁华,他却主动要求去郊区,他觉得那里接近自己对西藏的感觉高更去了塔斯低岛,我也想走出去,走向远方,走向自然,在当时是

1984年,25岁的援藏教师宁肯怀着文学的梦想踏入西藏28名援藏教师分成了两队,一队留在城里,一队分到郊区大多数人向往城市的繁华,他却主动要求去郊区,他觉得那里接近自己对西藏的感觉高更去了塔斯低岛,我也想走出去,走向远方,走向自然,在当时是艺术界的潮流

学校给了宁肯一间石头房子他那么热爱西藏,连同这房子粗糙的石头,他着迷地看它花岗岩的外表在阳光下富含云母的光亮,着迷于大自然的天空和连绵不断的山脉除了上课、家访和散步,宁肯的大部分时间用来阅读

我在西藏的阅读是一种真正的前所未有的阅读,一种没有时间概念、如入无人之境、与现实无关、完全是宁静的梦幻的阅读我喜欢冬天的漫长,雪,沉静,潜在的生长,阳光直落树林的底部,喜欢树林的灰白,明净,这时的树林就像哲人晚年的随笔,路径清晰,铅华已尽,只透露大地的山路和天空的远景这是《天藏》中王摩诘的生活,也是当年的诗人宁肯在西藏的真实写照

我觉得到了西藏,一定能写出好的东西他自信地想可是,事实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有时,他以为一切都写出了,但就在落笔的时候,就在密密麻麻的字里行间,一切又都死了,干了

然后是无尽的沮丧差不多过了15年,到了1997年,他觉得某种东西才在心中成熟,于是有了《蒙面之城》可是即便这部以独特的视角剖析当代人精神追求的作品,宁肯也依然觉得远远不够

他又用诗意的语言完成了一部精神之书――《天藏》因为是精神之书,又隐含着思想探索所特有的一种对话性的结构,以及包含着多重意识主体,《天藏》并不具备引人入胜的故事性;然而因为他的诗性,又使得阅读的过程充满着一连串新鲜有趣的发现和体验

无论如何,他可以重返西藏了《天藏》之前,宁肯多次放弃去西藏的机会我要保护30年前的那种印象,如今我所在的郊区已经城市化了我怕她毁了当年珍藏在我心里的感觉我靠着珍藏的记忆写作

《天藏》的完成,使他对西藏始终无法释怀的情绪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彻底的释放这时候,时间过去了差不多近30年

问:《天藏》获施耐庵文学奖,评委们对于你在叙事方面的探索上给予了充分肯定

答:写作《天藏》我遇到两大问题,一是内容,二是形式,二者是相关的内容之一是如何表达宗教,我特别费踌躇传统对宗教的表现,要么是钻到故纸堆放里,要么是隔靴搔痒,有的则是调侃直到我遇见《和尚与哲学家》,一下子找到了出口

宗教本身是形而上的,用哲学观照宗教是特别好的角度第二个问题就是形式采取探索创新的形式其实是被逼无奈我要表达的很重要一部分是对西藏的感觉,西藏的大自然给我的震撼,草原、音乐、宗教、寺庙这些不是能够用小说表达出来的另外《天藏》有三部分内容,一是王摩诘的个人化感觉,一是父子俩哲学和宗教的对话,一是王摩诘和维格的情感关系这三部分也是无法用传统小说的方式表达的

问:《蒙面之城》、《沉默之门》、《环形女人》我觉得你一直很注意叙事的方式《天藏》是一部开放式结构的小说,有三条叙事线索这三部分怎么结合成一部小说

答:传统小说看到的都是前台,我在小说里发明了后台当我需要两部分切换时,我挪用了注释,注释克服了我在表达上的困难此外我用了三种叙述方式,一种是自述,一种是描述,一种是转述形式探索是由内容表现决定的

问:我记得你有一个很巧妙的比喻,把写作比喻成熬中药

答:我写小说很慢,我始终认为好小说不是写出来的,是改出来的我大量的工作是对语言的修改,核心问题就是做到准确,让人读得贴切、舒服、直观,阅读中有不断被擦亮眼睛的感觉这很难,很熬人,这样的写作就像熬中药

问:你觉得《天藏》达到了怎样的效果

答:把宗教的思辨以可读的方式传达出来了,既有高端的知识也有低端的我为此读了《从结构到解构》,了解整个当代法国的哲学史思想史关于时间的长短问题,从古希腊的人不能两次踏入一条河流、芝诺的飞矢不动,到法国哲学家德里达的时间的延异,再到佛教中关于时间的漂亮阐述,一劫、一弹指、一刹那看这些书让我着迷,在表达的时候也能信手拈来我有意识地在全球化的背景,包括西藏文化、本土文化的多元文化背景下考察知识分子的命运

问:有评论认为,《天藏》其实写的是宁肯自己

答:真正核心的内容是在多种文化的背景下,描写当代知识分子的创伤记忆、困境与探求,以及追求摆脱困境的方式

问:你觉得知识分子面临着什么样的困境

答:有历史性的,也有现实性的困境历史上的问题没有解决,悬置了,导致心灵的创伤难以愈合,精神的层面下降,人们不关注心灵知识分子的主体技术化了、经院化了,知识和精神脱节,和心灵脱节

问:回到此次的施耐庵文学奖,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水浒》

答:我看的第一本字书就是《水浒》,小说人物的勇气、豪气、胆气、怒气、血气,看完对我影响特别大我从一个懦弱胆小的孩子变成了勇敢、至少是假装勇敢的孩子

问:这次获得施耐庵文学奖,对你有何意义

答:文学奖项有两个意义,一是发现的意义,发现作品的价值;二是有传播的意义推广和发现对我这样的写作者至关重要

问:你觉得自己是怎样的写作者

答:我是比较寂寞的写作者――甘于寂寞也好,不甘于寂寞也好一个关注精神的人怎么可能非常热闹真正当不寂寞的荣誉到来时,有意外之喜对于《天藏》,我把自己的精神价值赋予她,当然希望得到认同我不是一个很被关注的作家,文学奖的鼓励有助于使读者关注我的探索,并使我付出的努力得以传播

(:冷得像风)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