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释厄封天传 第132章 赌约

2019-10-12 23:39: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释厄封天传 第132章 赌约

轰隆隆,又是一阵响声传来,江远天只感觉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这一刻他的心中没有惶恐,反而出奇的宁静,如同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江远天一时间竟有些沉迷。

石棺空间中一股淡淡的香味飘散,如兰似麝,但是下一刻,江远天凝练的神识忽然间开始涣散,另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向着江远天的身缓缓的侵袭而来。

那股神识力量让他感觉不到丝毫的不安,仿佛只有让这神识力量进驻自己的身体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快慰一般。江远天沉迷、沉沦,全身心都陷入了一中完全放松的状态。

只是短短片刻时间他便失去了所有的思维,开始放开怀抱迎接那种感觉,然而下一刻忽然间凭空一声炸响传来,只听那声音充满了威严的喝到:“滚出去,否则死!”

六个大字传来,江远天浑身一震激灵,紧接着陷入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后怕中,就在刚才他竟然已经彻底的迷失了自己,他知道如果自己被这道神识侵入,肯定会立马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只是恰到好处的体内突然传来这样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江远天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清醒中,他清楚的记得这个声音似乎是师父的声音。在这一道声音下,那一股无比温和却又充满了侵略性的神识顿时间如同潮水一般退去,江远天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一道神识力量中充满了无比惶恐的感觉。

少年时力量退去,江远天浑身冷汗直流,刷的一下就睁开了双眼,入眼锁所见冲了无边的黑暗什么都没有,他知道自己一定不能继续呆在这石棺中了,而且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不是冥冥中有什么危险的感觉,而是在他明白自己似乎刚才无意间陷入了一种无比危险的感觉。

四下看去,只见巨大的石棺中空空荡荡,在石棺最中心的位置有口只有一人大笑的棺中棺散发着一种幽幽的光芒,石棺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精美的花纹。

花纹有鸟兽虫鱼,万界生灵,每一道纹路似乎都充满了无比晦涩的奥秘。他这才明白那原本巨大的石棺原来是椁,里边的这具小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棺。

古籍记载凡是能用到这种棺椁的无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因为一般人根本难以承受得了这样的棺椁,如果自身命理不够强大,死后贸然使用棺椁很可能会让自己不得超生。

江远天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口古朴的小棺,浑身元力浩荡,一掌推开了外棺棺盖,接着脚下遁字诀闪烁,刹那间便出现在了石棺之外。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流下,江远天只感觉心脏砰砰直跳,刚才那种侵略而入的神识实在是太可怕了,竟然没有引起自己丝毫的警惕就这样侵入了进去。

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江远天目光凝重的向着石棺看去,只见那三十六个石棺一字排开,每一个石棺上都压着一根巨大的石柱,棺盖也不再是打开的,而且也没有楚恒离音姜灵儿一种自己最在意的人,更没有幻海、师父,还有那对然自己感觉到血脉相连的中年人。

“难道刚才那一切仅仅是幻觉而已?”江远天心中充满了疑惑,那种对一切毫无所知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试想谁在面对诸多问题后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却又感觉跟自己关系密切的时候还能保持不被好奇心侵蚀。

江远天摇了摇头,自己不是圣人,做不到,况且就是真正的圣人,谁又能保证圣人就能做到对自己的一切毫不在乎呢?

所以江远天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只见他就那样一步步向着石棺走去。

随着他每一步跨出,似乎空气中的紧张感都更重了一分。总之整个血色空间都陷入了一阵前所未有的紧张感中。

不过这一次,石棺上竟然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恐怖气息,更没有了那种让人如坠冰窖的杀意。似乎被之前江远天体内那一道喝声震慑了一般。

直到江远天已经距离那最大的一口石棺三步距离的时候一切还是平静如初。

“你是谁?为什么要制造那样的幻境!”江远天大着胆子说了出来,心中充满了期待和凝重,他希望得到石棺的答复,但又不确定石棺就一定会答复自己。

“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存在了相当岁月的前辈大能,所以从资历和辈分来说你们值得尊敬,但是作为前辈,你们却这样鬼鬼祟祟陷害同为修士的后辈,还是一个实力远比你们弱小的后辈,难道就不会觉得有失风范吗?”江远天言词变得越来越犀利。

不是他不担心自己会再一次陷入危险中

,而是通过之前的事情他明白石棺中个存似乎对体内师父留下的印记充满了忌惮,在他看来,至少以石棺中这些神秘存在现在的实力恐怕很难对付自己的师父。

然而他等待了足足三十息的时间,整个空间中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仿佛这些石棺只是普通的棺材一般,或者说这里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棺材铺!可是事实上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江远天忽然硬着头皮向着刚才关进自己的那一口石棺走去,只见他右手中斩龙剑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芒,很明显已经进入了全神戒备的状态中。而他的左手更是毫不犹豫的一把向着那巨大的棺材盖掀去。

轰隆,棺盖掉落在血色的大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江远天清楚的看到在那巨大的外棺中同样是石质的内棺散发着一阵幽幽的光芒显得诡异而又阴森。

不过江远天并没有停手,只见他手中斩龙剑扬起,顿时间一道强大的元力匹练轰隆一声就炸响在了石棺上,发出一阵惊天的巨响。

也便在这个时候血色空间中传来一声冷哼,这个声音冰冷无比,似乎又充满了郁闷,只听那声音说道:“不过就是万劫圣体而已,想不到竟然如此嚣张,要不是你体内那道神识烙印,你以为本座会怕你不成?”

说话间一道乌光乍然出现,在石棺上方形成一道朦朦胧胧的身影。身影出现,江远天如临大敌,然而却听那身影接着道:“既然你是那位眷顾的人,那么我也不为难你了,给你两个选择,将你的元力灌入最小那口石棺,放我出来,或者永远都出不去,死在这里!”话音一落江远天发现整个空间顷刻间便被禁锢了起来,一道无形的波动彻底灌满了每一寸空间。

“你这是威胁我吗?”江远天眼神冰冷,死死的盯着那道朦胧的身影。

却听那身影开口道:“救我出来,我答应与你赌一场,只要你能战胜我这三十六道分身中最弱小的一道,从此以后我任你驱使三百年,如若不然大不了我再被镇压三千年,反正迟早我都能出去。”

那黑影说着缓缓消散,化作一道乌光刹那间冲进了最小的那具石棺中,接着只见那道最小的石棺发生了一阵剧烈的颤动。

这种颤动带动的整个血色封印之地都开始不断的摇颤起来,似乎随时都能倒塌一般。江远天顿时觉得自己竟然有些站立不稳,咬了咬牙他终究还是抵不住如此大能强者的三百年承诺,或者说是不想被困在这里三千年,因为他根本没有那个实力活三千年,即使能活着,他也不愿意荒废三千年光阴。”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向着那一口最小的石棺走去,双手舞动,一道道雄厚的元力轰隆隆冲向了石棺。这一刻,石棺震颤,镇压在石棺上的石柱闪烁出一阵阵浩然无匹的威势,双方间顿时展开了一场镇压与反镇压的较量。

看着这一切,江远天不禁有些震动。这得是一种如何强大的实力,这样强大的存在必然有天大的来头,如果得到了他三百年的效忠那么自己相当于又有了一道保命的底牌。

轰隆隆,石棺震动,忽然间江远天看到三十六口石棺同时震动了起来,从这三十六口石棺中各自飘出了一缕漆黑的光芒,这些光芒互相缠绕,凝聚成一道漆黑的龙形能量轰然冲向了最小一口石棺上那根巨大的石柱。

这一刻,江远天清楚的看到大片大片的空间开始湮灭,接着轰然一声炸响,那石棺上巨大的石柱轰隆一声断成了两半,上边足有小山大小的石柱顿时间倒在了地上,只剩下下半段斜倚在石棺上。强大的冲击余波甚至让江远天忍不住一阵后退。

嗡,光芒闪烁,一道身影浮空而立,只听一个充满沧桑感的声音传来,那声影道:“妈的,三千年了,老子可算出来了!小子,这都是拜你所赐,怎么样,现在还想跟老子赌吗?”

江远天循声看去,只见那道身影身着黑甲,一头漆黑的长发随风舞动,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阵霸道绝伦的气息,邪魅的脸上一双眼睛充满了不羁与狂傲!

江远天双眼微微眯起,从对面这道身影的语气中他知道这人一定是个不讲情理,一切只是随心而为的乖张之人,这样的一个人一时间让他感觉到很是棘手。

然而眼下他却找不到任何应对的方法,除了硬着头皮一战,根本没有丝毫办法!江远天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又犯了一个错误,不过错误既然已经犯了,那么一错到底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毕竟从之前的交谈中江远天觉得他对自己体内师父留下的烙印应该充满了忌惮。

[本书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淮北治疗性病方法
平凉男科
玉林男科
淮北治疗性病费用
平凉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