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最强风暴 第201章 一片混乱

2020-02-14 07:21: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风暴 第201章 一片混乱

吻上啦,吻上啦,,

在所有人诧异、惊奇且又暴怒的目光中,在段尘傻愣、迷茫且又奇怪的愣神下,汤玥那性感的红唇直接吻在了段尘嘴巴上,

这一切,好像是......汤玥在向所有人证明这个人就是我的独一无二的未婚夫,

“尼玛,伸舌头了,我杀了你,,”李瑞超勃然大怒,眼底精芒闪动,竟有两道藤条从后背爆射而出,直取高台上激吻中的段尘,

“闪开,,”汤玥一把推开段尘,随手一挥,铿锵交鸣,生生震开了两道藤条,

段尘懵了,十分的懵,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被强行舌吻了,有忐忑,有激动,更有不甘,

拍了拍晕沉沉的脑袋,段尘指着李瑞超骂道:“我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丫沒听说过啊,更何况我们还在最最关键的时刻,”

说完便不理会李瑞超,转身问道:“汤小姐啊,有一句话怎么说來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既然你都主动吻我了,我是不是应该吻回去啊,更何况刚才我有点懵,沒有感受到,这一次我做好准备了,咱们........”

段尘色眯眯的搓着双手,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汤玥,这种垃圾,怎能配得上你,,你是在玷污自己,还是在变相的侮辱我李瑞超,”李瑞超脸色阴沉的近乎狰狞,

一声嘶吼过后,沒有给汤玥任何开口的机会,整个人激射长空,锵锵锵,,密集的呼啸声在半空回荡,宛若金石交鸣,又像利剑出鞘,多大二十道的藤条破体而出,沾染着猩红的鲜血,齐齐轰向了段尘,

藤条犀利、森冷刺骨,可怕的杀意宛若凝聚成了实质,

汤玥脸色微变,想要带着段尘撤离,可一旦脱身,许厌杜洋等人肯定全部遭难,千钧一发,汤武山突兀出现,抬手一振,威力十足的风暴暴涌而出,席卷长空,

“李瑞超,敢对我的美妇出手,你活腻了不成,”

“汤武山,敢对小辈出手,你也活腻了不成,,”玛格丽特家族的族老和供奉们齐齐暴怒,舞拳杀向高台,

“保护,,”所有黑甲护卫扑向高台,依次守护着了段尘等人,迅速的向外撤离,

但是……

一股恐怖的冲击力宛若惊涛骇浪轰然漫卷,那是个一片片的粉红色的花瓣冲涌而來,犹如实质、威压沉重,像澎湃而來的潮水,更似摇摇欲倒的大山,当场把高台上的所有护卫轰飞出去,

高博脸色阴沉,舞动白羽扇:“不解释清楚,今天谁都不能走,”

“小鬼,给我滚出來,我要和你决斗,”李瑞超双目喷血,恰在此刻杀到,一记铁拳轰出,直取混乱中的段尘,其余家族的男女齐齐杀到,无差别的轰向了所有的黑甲护卫们,

“残影魅典,急,”段尘冷哼一声,疾速向着旁边闪避,

“你这种垃圾,也配拥有汤玥,,”高博骤然间出现在段尘面前,羽扇一探,再次凝聚成片片杀伤力十足的花瓣,山呼海啸般怒然轰杀,

“闪开,,”霍晓峰厉声咆哮,格挡在段尘身前,双臂力量涌动,裹挟无匹的大地之威,悍然迎击这个‘漫天花雨’,恩宠同时而动,一股精纯的妖焱火焰避开花瓣,直取高博,

可是……

高博毕竟是低阶战尊,漫天花雨又是地级武技,此刻的含怒一击,威力着实恐怖,刚猛的冲击力当场把他们给全部掀飞出去,

呼啦啦,整个内殿一片混乱,

段尘怒不可遏,但四面八方全部都是要杀人的目光,全是暴走的人群,这些顶尖家族的顶尖天才们,一个个杀心四起,如狼似虎,虽多数被黑甲护卫拦截,但仍旧有着少数人围杀过來,

沒等段尘寻找到突破口,三道杀气十足的藤条撕开尘雾,直取心脏部位,杀意之凌,速度之快,像是要把他完全洞穿,

段尘浑身一震恶寒,内心一声嘶吼,银环在一瞬之间护住了整个身躯,

砰砰砰,,三道震耳轰鸣响起,段尘如遭雷击,被抽出去十几米远,后退的身躯直接轰塌了内殿的石墙,砸向了外面混乱的人群,藤条太过霸道,即便是经过反复淬炼的身体,还有银环护体,此刻仍然被抽出三道狰狞伤口,伤口从身前撕开,直接洞穿快要到了身后,

所幸噬妖逆天诀得到强化,以最快的速度愈合着,

“垃圾,纳命來,,”李瑞超宛若一尊战神,一步跨出,瞬间出现在段尘上空,森冷的目光老鹰般锁定段尘,近二十条血淋淋的藤条悬浮四周,全部对准了段尘,一秒的沉寂之后,轰然抽杀,

高博同时杀到,目光阴冷,羽扇飘动,宛若山岳崩塌,又像惊涛翻滚,恐怖的漫天花雨漫卷而來,接连震散了沿途的人们,直取地上血肉模糊的段尘,

两大帝国天才,两个低阶战尊、此时此刻,杀意决然,全部暴走,

轰隆隆,,毁灭般的威势直接淹沒了那片区域,连四周躲闪不及的人们都遭殃,一个个吐血倒飞,还有几人差点被李瑞超的藤条绞碎,

汤玥等人接连杀出來,看着场中尘土弥漫的情景,眉头一皱,

李瑞超冷冷瞥向汤玥:“他……不配,”

汤玥失神的看着废墟,脸色慢慢沉下來,目光一点点的上移,定在李瑞超身上,声音像是冰窟里的冰渣子:“杀我未婚夫,给我......偿命,”

“给我冷静,汤玥,,”玛格丽娅的族老们齐齐怒吼,试图去阻拦杀意已决的汤玥,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恩宠等人,

“院长......”万人屠辰天五人齐齐一愣,随之杀虐之心涌上心头,舞动拳头朝着段尘的范围跑去,

“双子,,突杀,”沙门和白康俯冲半空,双腿轮击,炮弹般轰杀而下,腿影弥漫了整个半空,

“柳刀,,绞杀,”南门璞手中的两把柳刀随意舞动,时而张开,时而合实,像是一把锋利的剪刀,舞动的同时已经剪下一个人的脑袋,

“院长....嗷呜....”狄克雷方步狂冲,任由那些刀剑劈砍在结实厚实的身体上,每迈出一步都会带动大地的震动,每挥出一拳都会有一名战士的脑袋西瓜般轰杀炸开,

“焚尽....八荒,”九宫龙雀匕在手中随意摆动,火焰弥漫,恩宠看上去就像一个活人,任何人都不敢靠前,而一旦被恩宠身上的火焰触碰到便会在一个呼吸间焚化为空气,

妖焱火焰的威力可见一斑,

“霍晓峰,你在干什么啊,赶快帮忙,”恩宠突然看见霍晓峰傻愣愣的站在一旁,有些失神的打量着不远处,

恩宠顺着霍晓峰的目光望去,在远处的贵宾席上有一个美妙绝伦的女子,不,是一个妖娆至极的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很漂亮,属于很耐看的那一种,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媚,妖媚,妩媚,

而这个女人此刻正躺在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人怀里,时不时的哈着气凑在男子耳边说着什么,引來一阵哄笑,

“将军府,”恩宠注意到了华服男子胸口的将军府勋章,此人是大燕帝国的将军,,

再看向霍晓峰,两道泪痕爬满了脸庞,恩宠隐约想到第一次和霍晓峰见面的时候霍晓峰就是这副悲痛欲绝的表情,

汤玥瞬间爆射长空,右手指尖翻旋,一股浩瀚的能量长河暴涌而出,幻化成咆哮的巨鹰,狠狠的轰向了李瑞超,彻骨的杀意,绝非做作,眼底的冰冷,几乎要冰封李瑞超,

“汤玥,你要杀我,”李瑞超有些失神,但沒有躲避,反而定定的看着汤玥,看着自己苦苦追求了十几年、爱恋了十几年的女人,

“少爷,闪开,”两大族老及时拦截,挡在了李瑞超面前,轰隆隆,巨鹰漫卷而來,当场淹沒了三人,恐怖的威势直接把他们全部轰飞出去,差点把整个内殿都给毁灭,

下一秒,尼雅的目光转向了高博,一语未发,使用战气画出一条十米长的巨蟒,锵然爆射,俨然就要把他给轰杀,范伦丁家族所有族老全力迎接:“汤玥,不要欺人太甚,真当我们范伦丁家族好欺负不成,”

突如其來的狂野碰撞把整个内殿搅的混乱不堪,绝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感受到汤玥不加掩饰的杀意,还有各大家族的仇视,所有人理智的闭嘴,以最快的速度向着边缘闪避,以免被波及而冤死,瞪大茫然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局面,

“欺人太甚,哈哈哈,欺你大爷的,,”就在战场级数即将升级的时候,之前的废墟里突然传出声沙哑的咆哮,正要全力抵抗的汤玥心头一颤,紧紧盯住那片尘土弥漫的废墟,

“段尘,”汤玥有些惊喜,更有些不可思议

,面对两个同等级的暴怒一记,这家伙竟然沒有死掉,

恩宠则会心一笑,她是十分了解段尘的,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让段尘致死,正如段尘所说,他有九条命,

“你们特么的还好意思说欺人太甚,呸,你们不觉得恶心吗,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你们一群战尊、战君,欺负我这个小小的低阶战尊,怎么不说欺人太甚,要不要脸啊,让我告诉你们,你们真t的不要脸,“

段尘浑身血污,衣衫破烂被鲜血染红,狼狈的从尘雾里走出來,凶狠的目光扫过李瑞超等人,

要不是在最后关头成功施展出了四方炎掌,用四道炎柱将自己保护在了中间,刚才说不定真可能被轰杀,即便是这样,还是被余波给轰的体无完肤,靠着噬妖逆天诀和无极凤女草缓和了足足两分钟,才好歹恢复成人样,

段尘现在才发现,原來四方炎掌不仅仅有困锁别人的功效,原來还可以做防御用哈,

“他沒死,”李瑞超等人面面相觑,

段尘随手捡起个布片,胡乱的摸着脸上的血污,重重吐了口吐沫:“死,就算是你们全死了,小爷也不一定死呢,就你们这种素质,还算世家传人,真给你们家族长脸哈,我要是你们老爹,肯定一巴掌把你们打成猪头,免的丢人现眼,”

“混账,你说什么,你算个什么东西,配來教育我们,,”高博狼狈不堪,恶狠狠的瞪着段尘,

“我说什么,这个问題问的好,既然你想找骂,那我不介意再浪费一点吐沫星子好好骂一次你,但前提是你能听得见,你t耳朵有问題,还是脑袋灌水听不明白,,脑袋笨不要紧,但千万不要灌水啊,

就为了个女人,你们不顾场合,不顾脸面,丧失理智,大打出手,还准备当着帝国各大家族的面,把我这个奥利奥家族的女婿给轰杀,你们就不怕引起帝国内乱,不怕引发世家之战,,”段尘一边擦着血迹,一边愤愤的怒叱:“瞧你们这一幅幅的德行,跟着急忙活的只知道找母猪交配的公猪有什么两样,”

愤怒的气氛稍稍平息,众人想要反驳,竟然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其他王爵的人们面面相觑,这家伙是谁,好大的魄力,竟然指着李瑞超等人的鼻子痛骂,

牛掰,痛快,

“想要追求我老婆,沒问題,有一句怎么说來着,名花虽有主,锄头更无情;只要锄头舞得好,哪个墙角挖不动,想要泡妞,可以虚心跟你们叔叔我多学习,以退为进,让女人倒贴,不要搞那些死缠烂打,泡妞靠的是魅力,”

“你是谁叔叔,,”李瑞超等人齐声怒叱,

“你说谁倒贴,,”汤玥瞪眼怒视,这小混蛋连自己都捎了进來,

“呵呵,举个例子,别激动,”段尘干咳一声,脸色一正,指着李瑞超和高博等各大世家的少爷小姐们:“都给我听清楚了,有什么矛盾,我们去冰原解决,我段尘……奉陪到底,我们都是男人,男人就要用男人的方式解决问題,小爷我专治各种不服,咱们冰原间”

“这可是你说的,好,咱们冰原见,”李瑞超冷冷扫了眼段尘,又看向汤玥,重重一哼:“我们走,,”

“等等,我话还沒有说完呢,我这人喜欢赌,你有沒有兴趣啊,,”

“奉陪,”

“我要是输了,汤玥归你;你如果输了.....”

“我不会输的,”

“话不要说的太满,你如果输了,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放心,这个条件你一定力所能及,”

“这场局,我赌,但你不要死的太早,你的命,我李瑞超要定了,”李瑞超意念一动,近二十道藤条全部沒入身体,带着家族的供奉和族人们愤然离开内殿,

“还有你们,咱们冰原见,谁想取我的命,我随时候着,但是……你们的命,小哥我不会吝啬,谁要是输了,你们所属家族五年之内不能对拉奥家族采取任何敌对行动,”段尘又把目标对准了高博等人,

“赌,,冰原见,别死的太早,”高博等人相继离开,留下满地的狼藉和依旧沉浸在茫然中的世家子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