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蛇仙庙

2019-10-12 18:06: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小的时候,淘气得很。有一次,我和妈妈到林中拾柴,妈妈忽然发现我不见了,一抬头,见我已爬上了一棵八、九米高的大树,把满树的叶子摇晃得哗啦啦直响,吓得她半晌没喊出话来。

最使妈妈动气的,是有一次我们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袭击了“蛇精洞”。

在我们村南面的山沟里,有一块状若乌龟的大石头,石头旁有一个洞,人们都说那是蛇精洞。

村里人传说着很多蛇精显灵的事。比如有一次,一个小伙子躲在石头下避雨,从石头后面走出一个漂亮的姑娘和他搭话,他就和那个姑娘攀谈起来,于是回家后他就成了哑巴;一次,一个人躺在石阴下歇脚睡觉,醒来时却发现身边躺着一个美貌女子,从此那人竟一病不起。至于孩子,更不可到那里去玩耍。到那里去的孩子,不是生了一身蛇皮,就是长出一条蛇尾……

这些传说,引起了我们一群孩子的好奇,尤其蛇精对我们孩子的“不友善”,激发了我们对蛇精的仇视,于是,对那块蛇精的领地,我们有了入侵之心了。

那天,我们布成了半圆形的阵式,把“蛇精洞”围了起来,向洞里乱扔一阵石头,后来干脆用石头把洞口堵上,可仍然不见蛇精显灵。最后,我们作出一个结论:蛇精被我们征服了。

回家后,我把我们的辉煌战绩高诉了妈妈,被妈妈狠狠骂了一顿,还被罚跪了很长时间。

无独有偶,我们村的龙王庙旁,还有一座小庙,叫蛇仙庙,里面供奉的是蛇仙——一个手拿灵芝的女子泥像。我不知这位蛇仙与南山沟里的蛇精,是不是同一条蛇。从大人们的态度上看,好像他们不是一样的。因为人们对南山沟里的那个蛇精避而远之,而对庙里的这位蛇仙,却常亲常近。蛇仙庙里不时然起燃起敬虔的香火。

我们家就是经常到蛇仙庙烧香的一户。到蛇仙庙烧香的指挥者,是我的奶奶,烧香的执行者是我的爸爸。

爸爸原来在城里工作,听奶奶说,我家祖祖辈辈,只爸爸一个人有出息。不知爸爸在城里在城里说了什么错话,被划作了右派,还蹲了两年监狱。奶奶说,爸爸犯了灾星。烧香前,奶奶总是嘱咐爸爸:“给蛇仙多插几柱香,咱这里数蛇仙最灵。”爸爸刚走几步,奶奶还要把爸爸叫住:“我告诉你的话,你都记住了吗?你在蛇仙面前多念叨念叨,多说几句央求的话,让蛇仙给你消消灾!”爸爸顺从地答应着。

我很想听听爸爸要对蛇仙说些什么。爸爸在香炉旁燃了香插上之后就走了,什么也没说。我心里想,爸爸也在骗奶奶,就像我有时骗妈妈一样。

后来奶奶终于知道了爸爸烧香时,对她的那些指令都没有如实照办。在下一次烧香时,就把我叫过去,照例吩咐一番,要我背着爸爸替他祷告几句,我高兴地接受了任务。插完香,爸爸转身离去,我就跪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词:“蛇仙娘娘,我替爸爸给你磕头了,请您老人家给我爸爸消消灾,让他带我们回到城里去……”记得那是我最后一次跟爸爸到蛇仙庙里烧香了,因为后来蛇仙庙被破坏了。

第一个破坏蛇仙庙的人就是我。

那些天,纷纷传来消息,说一场运动已经展开了,别的村都开使拆庙了。这个消息立即引起我的兴趣,因为一次次烧香的不灵验,我已经把对南山沟里蛇精的不满和仇视,转移的庙里蛇仙身上了。我想起了我们大闹蛇仙洞的壮举,我要续其前勇,一个人捣毁蛇仙庙。这一下,把以前我为爸爸祷告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一天早晨,天刚一放亮,我就一个人悄悄来到村头的蛇仙庙。庙里黑幽幽的,蛇仙像也是一团模糊的黑影。我举起石头向黑影砸去。“咚!”,声音撞击着庙的四壁,又闷又响。

“咚——咚——咚 !”我连续砸了几下,泥像一动不动。我有些慌了,上前用手一推,泥像却轻飘飘地倒了下去,随即哗啦一声变成了一堆碎块——原来蛇仙已经粉身碎骨了。

事后,我什么也没对妈妈说。事情不声不响地过去了,连一点波动都没有。这些日子,人们天天在墙上写大字,贴标语,已无人关心庙里的蛇仙了。

几天后,一件意外的事情突然来临了:一群人闯进我家,把爸爸揪了出去,戴着高高的纸帽游街。我心里痛苦极了,悔恨地想:这——只因为我砸了蛇仙庙,这一次,蛇仙真的显灵了。

共 15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传奇,陈年往事,乡土气息浓厚,诙谐风趣,不乏对历史的沉重思考。三代人,对蛇仙有着不同的态度。蛇仙的命运与人的命运联系到一起,增强了故事的神秘性,同时,具有遐想空间让人寻味。感谢赐稿。推荐阅读。【编辑:至简】【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821 1】

1 楼 文友: 2017-08-19 08: 5:11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8-01-12 19:12:55 问候作者,致敬精品!

宁波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忻州白斑疯医院
福建妇科医院
宁波治疗阴道炎方法
忻州白癜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