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虚空时代的麻醉剂海口商家

2020-02-14 11:1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虚空时代的麻醉剂

像我这样年龄的诗歌写作者,如果说没有读过汪国真、席慕蓉的诗,那肯定是在撒谎。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大学校园,我的床头上最少有1本汪国真的诗集,那些鼓励人心的句子曾伴随着1颗年轻的心,度过了那个精神真空和危机的年代。

及至当我参加工作并开始尝试诗歌写作的时候,我的阅读范围已经扩大到朦胧诗、西部诗歌,那些贴近生活的语言让我明白诗歌应当怎样写。我渐渐清楚,所谓汪国真的诗歌,不过是小孩子拿着木头枪过家家的游戏。在那个精神虚空的年代,在那个口号和标语漫天喧嚣的时期,中国人面临的是道德滑坡和精神危机的多重考验,在知识界,关于人文危机的讨论贯穿着上世纪90年代的良知与信仰。

我现在端正我的态度,我不喜欢汪国真的诗。阅历告诉我,真正的诗,应当饱含泥土的清香、心灵的真味、镂空的思辨、他者的存在以及对自由的无穷渴望,真实与诚恳是检阅一个写作者最基本的尺子,汪国真没有做到,他的诗的境界也没有达到。

诗歌要表达的是生活还是哲学?这是个问题。依照西方诗学观点,伴随诗歌一起前进的是历史和哲学,这就说明诗歌和哲学是孪生兄弟,相互之间有着不可割裂的血缘关系,但兄弟之间,还有各自的身份和内在的肌理。如果一个诗人,抛弃了他的生活,只是用诗歌的情势来解释哲学,这样的诗人是不入流的,他的写作也是失败的。汪国真的诗歌充斥着大量的格言、警句、哲理,把貌似诗话的逻辑语言分列成行,没有人间的烟火气,丧失了文学是人学的基本原则。在我的诗歌生涯里,就不止一次地遇到模仿汪国真风格的诗歌爱好者,仔仔细细地写在笔记本上,恭恭敬敬地拿给我,当我指出汪国真的不足时,有个大学生对我说,你说汪国真写的不好,可人家出版了那么多的诗集,你怎么没有?这样的问题我只能哑口无言。

我非常清楚,好的文学作品,必然给人以生的希望,是温情的,肌肤相亲的,用微观的细节照亮黎明前的黑暗。一如诗歌写作,心灵的繁复总是扎根于生活的土壤里,从发芽到茁壮,经历着白天和黑夜,风吹和雨淋,诗的语言,就要落实到情感变化的细节上,让你和他者的喜怒哀乐在控制中渐渐流淌。

月经不调是怎么导致的
希爱力治疗术后阳痿的疗效
饮酒后可食用助勃药吗
口腔溃疡病因症状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