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因一户没交暖气费91户受牵连没法用暖气社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17:11: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因SOGO案遭起诉 远东董座徐旭东为什么栽了?

一个太百案,不但破解国票前董事长林华德“金融艾科卡”的神话,透过检察官的起诉书,更让外界见识到徐旭东的个性和面貌。

“what can I say? 我只能期待justice!”(我还能说甚么?我只能期待正义!)十月2日,远东团体董事长徐旭东开了一场十九分钟的独白会,为自己和两位核心幕僚——黄茂德、李冠军,因为“太百案”遭检察官起诉,大声喊冤。讲到激动处,自承是“半个美国人”的徐旭东就会丢出一句英文,全场连喊了三次“justice”(正义)。

吵了4年的“太百经营权争取案”,由于扯出“第一家庭”使用掮客李恒隆送出的太平洋SOGO百货(简称太百)礼券,使得全案染上浓浓的政治味。

检察官在长达2万一千多字的起诉书中,仔细记述全部太百经营权争取的始末,还点名徐旭东、黄茂德、李冠军与林华德、李恒隆等人,“共同谋议”以“捏造股东会临时会会议纪录”之方式,布局抢夺太百经营权。

这个结果,让九月以来鲜少在台湾暴光的徐老板,决定不必律师陪同,自己亲自上阵,响应检察官的诉状。远东团体在十月二日下午四点通知媒体,六点徐旭东要亲身开会。两个小时后,十三台电视摄影机、四十多名,把远东饭店地下室的宴会厅挤得水泄不通。会现场,高挂“沉痛的,庄严的承诺”十个大字。

挂这十个字,由于徐旭东和幕僚讨论认为,要让外界知道,他被起诉是有“政治考量”。

迟到二10分钟的徐旭东一个人踏上火线,开门见山就批评:“检察官开过一次庭,我把事情很清楚的讲解,不感觉我有甚么不对的地方,就这样很快起诉,我感觉很遗憾!”顿了一下,又说:“台湾如果没有真正的Justice,那我们怎样可以在这里生活、工作!”

他认为自己是无辜的受害者,“像生存在乱流当中,”接着重炮出击,“我们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知道自己怎么做是对的!”话1出口,担心被外界误以为自己支持“倒扁”,随着解释自己其实没有任何政治立场,并指着墙上的大字说,这是紫红色的字,他脖子上则打着金色领带,澄清自己没有任何政治立场。

检察官真的冤枉他吗?这位精明的大老板被起诉,真的只是政治考量吗?

精明——不管蓝绿当权,都有良好政商关系

六十五岁的徐旭东是远东集团第二代掌门人。在他手上,远东集团版图从初期的纺织、水泥、化纤、航运、百货,快速扩大至金融、电信领域。尤其在执政后,远东靠增资、购并等手段,一路将团体资产拉升到一兆7千亿元,声势如日中天,徐旭东个人声名扶摇直上。乃至被媒体誉为继台塑团体董事长王永庆以后,新一代“经营之神”。

拿下太百经营权后,徐旭东曾宴请陈唐山、陈哲男、黄芳彦等与“第一家庭”关系密切的人士,当场宣布,要聘局前局长钟琴出任太百董事长;当年度远东饭店圣诞节点灯,徐旭东还请“第一夫人”吴淑珍出马。

徐家早年在执政时,与权倾一时的蒋彦士交好,徐旭东个人更与党国大老黄少谷之子黄任中结成莫逆,到了执政,又与“第一家庭”往来,如此晓得经营政商关系,最后,却认为自己被起诉是因政治考量,实在教人难以置信。

徐旭东近些年事业登顶,关键在两场重要战役。一是获得太平洋百货,2为远传合并和信电讯。其中,太百对徐旭东起落,影响最钜。

太百经营权争夺战,案情曲折,最精彩的部份,是让人性面貌完全彰显。徐旭东绝对是这部人性连续剧的主角,他精明、机巧、自负的个性,在这场战役中完全显现。

时间回到二○○2年八月,徐旭东主动打给太平洋建设总经理章启明,表示愿意协助章家解决财务问题。徐旭东以“两代交情”伸出援手,没想到,终究却是将太百全部拿走,还将章家扫地出门。

根据检察官的描述,徐旭东明知章家已与寒舍蔡辰洋谈妥,要由蔡找金主以1百亿元(新台币,下同)收购太百股权。他先是找蔡洽询合作的可能性,被谢绝后,回头就和受章家信托、负责处理太百所有债权问题的林华德密谋,如何拿下太百经营权。结果,只用了五十三天,投入十亿元资金就一举拿下太百经营权。

机巧——只用五十三天,夺下太百经营权

相较于蔡辰洋要拿百亿元,徐旭东只用十亿元和连串精准的财务安排,就夺下太百,这位学管理出身的大老板,确实算得够精。

不过,徐对当时以林华德为首的幕后权势,包括与远东团体签下保密协议的李恒隆等,一直都没有善加处理,致使日后太百案风波越滚越大,李恒隆去年还拿着密约对本刊直言:徐旭东是想“黑吃黑”。

由于对人际关系算计得异常机巧,让徐旭东在得意企业版图扩大的同时,也尝到苦果。

其中,徐旭东与国泰金控副董事长蔡镇宇就因太百案结下大梁子。徐旭东拿下太百后,马上将国泰世华银行与太百有关的案子,包括天母卖场和国泰世华信用卡合作案逐一颠覆,理由是怀疑前任经营者太设章家,签了不平等条约。

这个动作惹恼蔡镇宇,一怒之下,砸十六亿五千万元资金,以SOGO集利卡违约为由,对太百履行假扣押。原本态度强硬的徐旭东后来发现蔡镇宇来真的,情况不妙,最后请出财经界大老居间缓颊。自以为算得机巧的徐旭东,在国泰事件中,里子、面子都差点挂不住。

太会算,也让与徐旭东接触过的人,充分感受到这个商人不够温暖。

在太百案中,协助徐旭东与章家、“第一家庭”沟通的诚品董事长吴清友,在远东入主太百后,一度被聘为太百外部董事。但在吴清友与统一团体洽谈承租位于信义计画区的百货卖场合作,要完成“建一个与众不同”卖场梦想时,吴清友却发现,徐旭东主导的太百居然介入搅局。最后,吴清友虽拿下统一大楼租约,却也辞去太百外部董事职务。

不只得罪朋友,徐旭东拿下太百后的得意、自负,更让他犯了公然挑衅同业的大忌。

自负——不把新光3越、统一当竞争对手看

2○○三年,徐旭东刚拿下太百,挟着团体百货总营收七百零三亿元的事迹,自诩为两岸三地最大且最完全的百货零售团体,在当年股东会上,徐旭东大声说出:“不觉得新光3越是对手!”对于当时正准备进军百货业的统一和高岛屋合作案,也不客气的戏谑:“统一进百货业,是晚了一点吧!”

前人有言:稻穗越饱满,垂得越低!回溯徐旭东坐大的经过,时机掌握的不错,手段也设计得精致,但只顾着收割甜美果实,却忘了要心存感谢,这次SOGO案侦结,对他何尝不是记当头棒喝。

8月底,在决定把烫手山芋ETC的股权捐给“”后,一个星期六的午后,徐旭东与中时报系高层餐叙,希望拉近与媒体的关系,谈到ETC案、太百案时,徐老板总结一句话,他自认一切遵法,却被外界误解,于是露出他的洋文说:“excuse me!(原谅我)我觉得我好象是外国人!” (意指不懂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

创建SOGO的太设集团总经理章启明曾感慨,“SOGO就像‘魔戒’,只要贪念一起,就没法全身而退!”一向在意形象、自认精明的徐旭东,尽管自嘲自己像是外国人,看不懂;被起诉,又怀疑是有政治考量。但,再怎么精明的企业家,一旦对战友不够温暖,恐怕都难全身而退。

来源:台湾《商业周刊》,略有删节

吃什么药祛风除湿
肚子痛拉肚子快速止泻
工作常备药的种类
腰肌劳损如何恢复
早衰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