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456章 我不曾怪过你 求鲜花

2019-10-12 21:38: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第456章 我不曾怪过你 求鲜花

第456章

刑鹰话中的意思,其实是想对慕容雪説‘他不想与慕容雪成为两两天涯相望,再不得见的故人,他不想让慕容雪一个人在鲜卑秘地独自承受思念之苦,他不想辜负慕容雪对自己的一片深情,他想要带着慕容雪一起离开鲜卑秘地,去到外面的世界生活。dm

所以,刑鹰才説‘我们不是故人,也…不可能成为故人,刑某,也不想与慕容姑娘,成为故人’。

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确的是在告诉慕容雪,刑鹰想要带着慕容雪一起离开鲜卑秘地,同时也间接的説明,刑鹰心里,是有慕容雪,并且…放不下慕容雪的。

只是,慕容雪的心理先入为主,她本来就觉得自己当初的做法的确自私,在刑鹰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了‘那件事’。虽然那件事对于自己来説,是在很艰难的情况下,在心里一阵忐忑的情况下才选择做出的,但刑鹰却是从始至终都完全不知情,这对于刑鹰来説,的确很难接受。

毕竟,刑鹰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不是那种花心,沾花惹草的男子,对于感情,他一直都是看的很重。

在那种情况之下,刑鹰肯定会无法接受那个事实。

慕容雪的心里,想着的完全是自己当初所做的那件事情,自己有失考虑,所以,此时此刻刑鹰説出这段话时,她心里想的却是完全的曲解了刑鹰的意思。

许久后,看着慕容雪仍旧不回答自己的话,怔在原地一动不动,刑鹰心里也是一阵忐忑,他想着:难道慕容姑娘真的如慕容前辈所説的那样,不愿与自己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的世界生活?

心里一念至此,刑鹰终于顾不得其他,他心里在来时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带着慕容雪一阵离开这里,绝不能让慕容雪一个人独自留在这里,承受相思之苦,这是他不愿意看见的。

随即,刑鹰脚下步伐缓缓移动,走到了慕容雪的身前,对着依旧陷入迷茫之中的慕容雪道:“慕容姑娘,你…真的不愿意跟我一起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的世界生活吗?”

“什么?”慕容雪突见刑鹰走到自己身前,又听见刑鹰这句话,一时之间,整个人完全的就陷入到一阵凌乱之中,目光一阵疑惑又是一阵惊讶的看着刑鹰,彻底的愣在了原地。

她不曾想到,刑鹰居然会突然的对她説出这段话:他让我跟他一起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生活?

他这是不怪我了吗?还要让我跟他一起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生活?他这是接受我了吗?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时之间,慕容雪被刑鹰的这句话,弄得完全愣在了原地,满眼皆是疑惑、惊疑与忐忑的看着刑鹰,久久説不出话来。

她的眼神之中,有疑惑,疑惑刑鹰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对她説,有惊疑,惊疑刑鹰不但不怪她,而且还要带我一起离开鲜卑秘地,有忐忑,忐忑之间是不是该跟刑鹰一起离开鲜卑秘地。

这时,刑鹰看慕容雪仍旧不语,整个人都急了,随即也不管什么,直接把自己心里所想完全的告诉给了慕容雪,迫切的对慕容雪道:“慕容姑娘,上次的事情,具体的缘由,我已经从慕容雨馨前辈的口中得知,当时你那样做,完全是出于对你父亲和我的保护,这一diǎn,直到慕容前辈告诉我之后,我才明了。”

“当日我清醒过来,在得知我们之间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我的心里,完全是一片茫然,因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样做?而当时因为双方正在交战,所以,我并没有停留下来细问于你,而是毅然的选择离开。”

“或许,在你的心里,认为我是责怪于你,所以,当时才会毅然的选择离开,而没有对你説些什么。其实,在我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怪过你。”

“这种事情,或许对于任何男人来説,应该都不会去责怪,更多的,应该是疑惑吧!”

刑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目光之中闪烁着一股浓烈的情意,语气郑重的接着道:“一个女子,为了一个素未相识的陌生男人,而选择将自己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的贞洁清白之身献于他,只为了对自己的父亲与这个男人的保护,这样一个善良,真挚,痴情的女子,又有谁会去选择责怪于她呢。”

“如果当时不是因为双方正在交战,战局已经进入到关键时刻,我从你的口中得知我们一方可能已经完全战败,我也不会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缘由之前,就毅然的离开忘忧阁,离开你,我一定会问清楚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如果当时我没有离开,你后面也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现在,战局已经结束,虽然我们一方取得了胜利,但是因为你,我并没有觉得此次进入鲜卑秘地,取得胜利有多高兴,心里,反而是一阵沉重。”

“不…你不是陌生人。你不是…”面对刑鹰的一番话语,慕容雪情难自禁的道:“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当初那么自私的利用你的重情重义,试图让你和父亲都能安然无恙,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你就算不是因为我,也不会杀父亲的,这diǎn我已经得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刑鹰,刑公子,你莫要因为我,而心情沉重,不…不值得,xiǎo雪…xiǎo雪没有资格让你这样…”

説到最后,慕容雪的眼中早已经一片湿润,两地晶莹的泪水赫然从眼角流了出来。

她哽咽着説完,兀自将脸颊撇向一边,不让刑鹰看见她流泪哭泣的样子。

可是,刑鹰却是早已经将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全都看在眼里,刻在心里。

看着眼前的依人楚楚可怜的模样,刑鹰心里感到一阵莫名心酸,接着语气郑重的对慕容雪道:“慕容姑娘,若不是慕容前辈在我们准备离开之前告诉我关于你的事情,以及你的心事,我也根本不会知道原来你是因为我,才做出了那样的选择。”

“此时此刻,我已然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而我们也已经成为了事实的夫妻关系,所以,我此次前来忘忧阁,一来,是想告诉你,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你,二来,我想,带你一起离开鲜卑秘地,去外面的世界生活,你…愿意吗?”

听见刑鹰突然的説出这句话,慕容雪心里一颤,整个人完全怔在了原地,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来,鼓起勇气抬头看向刑鹰

,双目之中,皆是一片触动,一阵难以置信的神情。

“什么?”慕容雪一脸神情触动的看着刑鹰,嘴唇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一字一句的问道:“刑鹰,你…你刚才説什么?”

芜湖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郴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廊坊好的妇科医院
芜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郴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